梦萦敦煌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08-10 09:38:5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去敦煌是我多年的梦。二十五年前,在央美上敦煌壁画临摹课,被其神秘的色彩和夸张的造型所折服。一度计议前往朝拜,始终未能成行。前年应邀去甘肃,距离敦煌已是很近,因雪雨阻隔又未能如愿。看来,三难其行才能见到真佛。

  王心安 男,号镂金斋主人,1954年12月生于江苏沛县,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,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工笔画室进修,现为国家二级美术师,国际美协特聘画师,山东省美协会员,文化部中国翰墨文化促进会会员、中国公关协会艺委会委员,北京东方书画创作中心创作委员,济宁市中华民族文化艺术研究会理事、山东省建委特聘壁画雕塑设计师,山东省京剧院舞美设计师(特邀)、曲阜市剧团、古乐舞团、歌舞团服饰、舞美设计师。擅长人物国画。

  敦煌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,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以敦煌石窟及敦煌壁画而闻名天下,是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窟和汉长城边陲玉门关及阳关的所在地,这块人类艺术生长、繁衍、发展的沃土,饱经中国封建社会鼎盛时期汉风唐雨的洗礼,文化灿烂,古迹遍布。

  去敦煌是我多年的梦。二十五年前,在央美上敦煌壁画临摹课,被其神秘的色彩和夸张的造型所折服。一度计议前往朝拜,始终未能成行。前年应邀去甘肃,距离敦煌已是很近,因雪雨阻隔又未能如愿。看来,三难其行才能见到真佛。

  就在前几天,有同仁褚滨君介绍,去省工艺美院参观“敦煌壁画艺术精品高校公益巡展”。由于数字科技高保真地再现了敦煌石窟艺术,真实地展示了敦煌艺术的神韵。我与艺友培君兄徜徉其间,犹如身临其境。为现代的高清晰度的写真科技而拍案叫绝,更为敦煌无与伦比的艺术之美叹为观止。敦煌石窟艺术的精深而博大,令我激动不已,陶醉其中。

  敦煌是古代丝绸之路中原通西域的咽喉要塞,敦煌石窟是中原、西域、印度、西亚、中亚等地艺术家汇集创作的地方,是中西文化艺术的汇聚、碰撞、交融的重要场所,是中华文化艺术的千年积淀。其壁画就有四万多平方米,而且层层叠叠。绘画时间绵延了一千多年,内容包括了天堂、净土、人间、地狱、华夏、异域、佛祖、飞天、和尚、尼姑、官僚、农民、商贾、术士、妓女、演员、男女老幼,无所不有。其故事内容更是包罗万象,大多都是述说劝恶向善、实现理想中的完美世界的故事。以期达到“成教化,助人伦”之目的。其画风,更是“和而不同”,各具千秋,全世界的派别风格似乎在这里都能找到,如梵高、高更的印象派,毕加索的立体派,马蒂斯的野兽派,库尔贝的现实主义,德拉克洛瓦的浪漫主义,靳尚谊的写实主义,古典主义、抽象主义、工笔、写意、水墨、重彩、浅降、青绿无不蕴含其中。有粗笔横扫,有细线浅勾。有泼墨如注,有堆彩如积。其造型,有庄严敦厚,有浪漫洒脱。有变形,有夸张。特别是飞天仕女,环肥燕瘦,千姿百态,若隐若现,美不胜收。其斑斑澜澜的色彩,显得典雅而神秘,绝非人力所能为,一定是岁月的鬼斧神工,造化成斑驳、厚重、沧桑、残缺、远古、怀旧的艺术之大美。

  敦煌艺术之博大,之震撼!是世界美术史上的一大奇迹。

  敦煌艺术,犹如镶嵌在河西走廊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,它令倭盗睽睽,夷商侧目,垂涎三尺。大美敦煌,它也让多少华夏有志之士为其倾倒,为其献身。张大千曾多次往返于敦煌,长年宿住临摹。常书鸿更是抛家舍妻,为保护传承其艺术劳其筋骨,苦其心志,终其一生……

  铁马驼铃的叮当声奏出美妙的乐曲,“飞天”一个个从莫高窟中翩翩飞出,天空中飘满了五彩缤纷的花朵……我时常醒来希望这是现实而不是梦。

  于是,在我的生宣蜀素上,轻歌曼舞的飞天,在空中飞翔,飞出我的案牍,飞出我的画室。


  “飞天”是凡间之人,是凡人羽化成仙;飞天是佛,是西方美神维纳斯,是世人心中的观世音。是吉庆祥和的象征,是美的化身。

  “飞天”来源于生活,她是我在央美人体写生课的积累,也是我多年舞蹈人物速写的转化。她更是华夏文化的传承,民族艺术的创新。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:厚积薄发,抱朴守真,梦中的飞天终会羽化成仙,带着我的祈福,把美好幸福的鲜花撒满人间。

王心安
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

 

下一篇:触摸美国
上一篇:盛世和光飞天梦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15-2020 王心安书画网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 免费电话:0537-4566988  电话:15166370369
邮箱:pft1228@163.com 邮编:273100 技术支持:麦田网络